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手机资讯 > OPPO手机武汉被禁售 一场软件利益引发的风波

OPPO手机武汉被禁售 一场软件利益引发的风波

时间:2018-05-03 15:32  来源:alis38.com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不可否认,智能手机发展至今已经进入薄利时代,以近期的一份数据来看,2017年第一季度,苹果单部手机平均利润高达1345元,而国内手机品牌vivo单部手机平均利润为91.7元,OPPO单部手机平均利润为69.1元,而华为的只有45.1元!此外,OPPO、vivo、华为第一季度的利润分别是2.54亿美元、2.43亿美元、2.26亿美元,这也是为何从2016年底开始华为就一直强调要追求利润的原因所在。

当智能手机厂商在硬件方面获取利润变得困难之际,加强在软件市场的“布局”也成为行业普遍现象。近来,OPPO由于在软件方面的一些作法,导致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对OPPO发出诉前禁令,并且武汉市江岸区一家手机旗舰店已经被要求暂停出售OPPO手机!

利用自家应用商店“导流” OPPO手机在武汉遭遇禁售

安卓手机用户应该都知道,消费者用手机浏览器或第三方应用商店下载应用软件完成进入安装环节的时候,手机屏幕上跳出弹窗,提示该应用软件可能存在安全风险,建议用户前往手机内置的应用商店进行下载。

当消费者看到“需自行承担可能的手机损坏和数据丢失风险“的警示提醒后,不少消费者将不会继续安装软件件。而一些手机厂商正是利用消费者的这种警惕性,借机向自家手机内置的应用商店“导流”从中牟利。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OPPO手机用户在下载安装“腾讯手机管家”软件时,就遭遇这种情况,用户会反复遭遇弹窗警告提示、或是跳转至OPP0“软件商店”链接按钮。针对此事,日前,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就OPPO手机发出诉前禁令,要求OPPO公司停止类似行为。而且在停止行为前,武汉市江岸区一手机店已被要求暂停销售OPPO手机。

从上文图片中可以看出,提出诉前禁令的是腾讯,腾讯向武汉中院申请诉前保全,腾讯的要求包括:请求对被申请人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珀”)、东莞市讯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讯怡”)、武汉市江岸区恒华通讯器材经营部(以下简称“恒华”)采取行为保全措施。而这些要求也获得了当地法院的支持。

据了解,OPPO手机上内置了“软件商店”,该预置软件无法删除。而讯怡则是OPPO手机中“软件商店”的运营者及OPPO账号系统的运营者。恒华是OPPO在武汉的一家官方体验店。

据查询,其大部分智能手机都会内置一些类似于“软件商店”、“应用商店”等软件,这类软件都是手机厂商内置在其中,所以手机如果没有ROOT的话通常无法删除,包括OPPO、vivo、华为、魅族、小米等手机厂商均有内置这种软件。

进入微利时代 手机厂商将手伸向软件市场

众所周知当前的智能手机厂商已经进入微利时代,哪怕是拿下了智能手机市场绝大部分利润的苹果,在国内手机品牌的崛起之下也感到压力。以第一季度各大手机品牌利润来看的话,苹果以101.8亿美元获得全球智能手机市场83.4%的利润位居全球第一,而三星则以15.8亿美元获得12.9%的利润位居其次。

而从第一季度出货量来看,三星以7920万部位居榜首,其次是苹果的5160万部。反观国内手机厂商OPPO、vivo以及华为,这三家手机厂商的出货量与去年同期相比都出现较大的增长,但是这三家公司总利润却不及三星一家!

两个月前,某制造大区政府发布报告表示,当地中小企业(尤其是身为大型企业供应商的公司),面临着生存压力更大:上游涨价、下游拖款。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它们没有订单;经济形势好转的时候,它们有订单没利润。

而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则在于多方面,一方面在于多数企业从事品牌较低端类型产品或配件的生产。给大厂做代工的企业,不升级就被淘汰,哪怕曾经是代工龙头。升级,要再投资,差钱。

另一方面在于苹果手机生产基地的外迁致该区为其配套的企业生产呈断壁式下降。富士康的三家核心长期合作企业生产增速同比分别下降47.13%、24.69%和3.09%。iPhone 7产品对它们的订单数直线下滑甚至直接消失。

而第三方面的原因则在于受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或经营模式的变化而影响产能的扩张:其一是原材料价格一路高歌。如手机配件的屏幕受玻璃制造上游企业产能有限和市场需求快速增长的影响价格一路高歌,由年初的20元上升到目前的55元,上涨一倍有多。

导致该区从事手机、Pad和导航等产品生产或屏幕配套企业生产受影响,首先是有订单因没材料无法正常生产,其次是原材料购进价格上涨快但却无法传导至产品出厂价格中,造成企业需投入更多的资金,但目前中小微型企业普遍缺少流动资金,致使生产受限下滑。

其次是部分紧缺原材料呈卖方市场,必需付现金才有可能拿货,但也受卖方总量控制,上述的玻璃屏就如此;其三是像屏幕制造商行业老大京东方销售模式改变了,不再单一从事产品生产制造企业,而转向将屏幕发订单给代工企业再加工后由其较低价格(只支付加工费用)收购后再销售,促使其做大总部营业收入且将更多的利润留给自己。

上述仅仅是智能手机供应链厂商的真实写照,而在智能手机厂商方面,从2016年底开始,不少手机厂商纷纷表示提高手机售价,且基本上是以互联网手机品牌为主,其中甚至包括小米、华为、乐视、荣耀等大品牌,主要原因在于“配件涨价”,而实际上则是运营方面面临着压力,简单说来,靠硬件盈利的时代已经逐渐远去,最终能够依靠硬件盈利的智能手机品牌并不会很多。

在这种情况下,智能手机厂商进一步将手伸向了软件市场,前文所讲述的OPPO“导流”事故就是最佳的体现。其实不仅仅只有OPPO,包括国内华为、vivo、小米、魅族等手机厂商都有出现这种类似的情况,尤其是随着安卓系统不断的开放,上述手机厂商都已经开始定制化系统,以达到差异化的目的,同时也加强自身在软件层面的话语权。而苹果的IOS系统是封闭式的,所以其内置的应用与第三方平台的应用都需要遵守苹果定制的规矩。

正因为此,导致手机厂商与第三方软件市场之间的争夺变得越来越激烈,手机厂商通过类似于OPPO的方式,将流量导入自家应用平台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其实不止OPPO此次在武汉被禁售,包括华为、vivo、小米都有遭遇过类似的控诉。

早在2016年底,安智市场就将华为告上法院,要求赔礼道歉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万元。安智市场方面表示,当用户通过应用市场或者直接通过原告网站,下载“安智市场”软件时,华为手机及其操作系统会提示:“该应用未经华为市场安全检测,请谨慎安装”,并在该页面“官方推荐”处推荐“华为应用市场”。